王妹的日常(2)嫩唇含食,王妹受尽折磨

作品:《妃列传

????听见王兄要自己给他t1an,自然是t1an那里,阮瑜闭着眼不住摇头,直跪下来。“王兄,早上是小瑜不好,是小瑜不懂事……你,你放过我好吗?”满心委屈,阮瑜只不住求饶。

????见她害怕,易洐又装出一副慈ai兄长的模样。“别怕,小瑜,你是nv儿家迟早要嫁人,哥哥是在教你怎么伺候男人呢,万一嫁了个好se的,妹妹不能满足他,他出去寻花问柳纳妾怎么办?”说着,男人示意一旁伺候着的丫鬟动手,府里的丫鬟都怕这喜怒无常的王爷不敢不从,只拉着小郡主到王爷跟前。

????为方便j1any1n蹂躏她,她房里自小养着的丫鬟都被他嫁到高门做妾去了,现下院子里伺候的全是哥哥的人,阮瑜犹如困在笼中的鸟儿,男人高兴了便宠她,不高兴了便蹂躏,好不可怜!

????“哥哥,我可是你妹妹……”虽说并非一母所生,到底是同个爹,如此实在作贱她作贱得狠了……跪在地上,阮瑜被抓着起不来,男人直接把yjing掏出来大咧咧地挺着,丫鬟见她不愿意便按着她的脑袋让她的嘴儿蹭着男人的yjing。

????guit0u被那娇neng的唇儿磨着,易洐觉得爽得不得了,又使劲捏开她的嘴儿,声音里满是魅惑,“都说咱们是一个爹生的,怎么长得不像呢?你瞧瞧你,这脸儿长得跟sao狐狸似的,谁知道是哪个撒的野种!”

????老王爷生得伟岸,年轻时人俊朗x好风流,却被老王妃看的紧紧的,奈何老王爷心里恋着那名叫阮玉的nv子,都说因着老王妃一口气生了四个nv儿,老王爷一时se迷心窍把阮玉留在府里宠幸,才有了阮瑜这小saohu0。她们母nv俩生得一模一样,都是颠倒众生的尤物。

????易洐小时候经常和她玩儿,只当她是个可ai的小妹妹后来瞧见父亲画室里全是那阮玉的画,还偷偷把阮玉的棺木放进父亲命人修建的地g0ng里,又觉得母亲常为这事哭闹渐渐厌恶起这小妹妹来。尤其是近年来冷眼瞧着三姐夫偏宠ai妾冷落三姐姐,他自是出面教训了姐夫一顿,更是厌恶那起狐媚妖孽,可怜的阮瑜便被归于狐媚之列。

????阮瑜已经不是清白g净的nv孩儿,这张嘴儿也不知道被他b着含食多少回yjing了,怕被蹂躏得厉害,只得顺从地t1an舐男人的yjing,泪珠儿却不停地落下来。

????“怎么?不ai哥哥的roubang?想吃方杭的是不是?”捧着阮瑜的脸儿,易洐故意羞辱她。“你要是想吃别的男人的,哥哥明天让几个好兄弟轮流给你t1an如何?”看着阮瑜嘴里塞着大roubang的ymi模样,易洐觉得下t越发胀大,直箍着她的嘴儿让她张大些。

????委屈地摇着头,阮瑜害怕极了,虽不是g净nv孩儿,如何能伺候几个男人,一时吓得往后缩捂着自己的嘴儿。“不要……不要,哥哥……求哥哥放过小瑜……”

????见她哭得梨花带雨,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,再说了她可是自己的玩物,怎么可以随便给人玩坏了?他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,可却生了戏弄她的念头。“是嘛,我还以为你喜欢别的男人的ji8……那你表示表示说清楚,说你ai哥哥的大roubang,要吃大roubang……”

????“我……”羞耻地看着男人,阮瑜只不住落泪,又怕男人想出新法子蹂躏她,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:“小瑜喜欢……喜欢哥哥……”

????“喜欢我的什么?”站到阮瑜跟前,男人只恶趣味地问着。一根硕大的roubang蹭的她的下颌黏糊糊的。

????“小瑜喜欢……喜欢哥哥的大roubang……要t1an……”y是憋着眼泪,阮瑜直这么说着,“要t1an哥哥的roubang……”

????“好吧,既然妹妹那么ai哥哥的roubang……让哥哥疼你……”说着便把roubangcha进了她的嘴里不住ch0uchaa起来。

????娇neng的小嘴儿被男人c得津ye直流,阮瑜y憋着眼泪,t1an了好久才终于等到男人s了一回,本以为这般蹂躏该结束了,男人又把她抱起来,扔到床上压上去。“小saohu0……让哥哥好好疼你!”

????如此又被蹂躏了一夜,早起喝了碗避子汤。又lu0身跪着被丫鬟用软板拍了好几下腰t,那浓稠的jingye尽数排出来,男人才满意地让她起来。又让她走到自己跟前拿手指拨开她的媚x缝儿仔细瞧。“不错,都g净了……”

????阮瑜直捂着自己的身子,隐忍着直到男人离开才低声痛哭,才chenren身子就被这么作贱……别说嫁人了……阮瑜都不想活了……

????过完寿辰,老王爷便要回别院静养,收拾完行装两老便准备启程了,易洐极为孝顺自己的母亲,自然前来相送,本以为阮瑜被自己c得起不来,不想换了身g净衣裳便来了。一身neng粉se的长裙,发髻上簪了几朵g0ng花,被自己的jingye滋养了一夜那小脸看起来红扑扑的可ai极了。

????“小瑜,爹爹这一回只怕得中秋节才来,你可得在家好好学nv则。待明年爹爹给你择个好夫婿……”宠溺地m0着nv儿的头发,老王爷满心不舍,老王妃冷眼瞧着甚是不悦。

????易洐听到父王要给她选夫婿更是气恼,只在心里骂她。无缘无故地又得罪了哥哥,阮瑜只不住落泪。“父王,爹爹……nv儿不嫁人……”这残破的身子……还有哪个要……阮瑜想起连日来的委屈只拿着巾帕掩面哭起来。

????老王爷只当她是恋家,好言安慰她,又拍拍她的肩膀,吩咐易洐好生照顾妹妹便上了马车。

????看着父王的马车走远了,阮瑜又不住哭泣,易洐只脸se铁青地上前拉着她的手。“走!王兄教你学nv则!免得生了张妖媚脸,还行为放浪辱没王府的名声!”